1. 首页
  2. 资讯

财经界

大智慧烧14亿给李大霄罗杰斯做直播,结果亏17亿要退市了,这是谁的锅?现在直播这个行业,没有个十亿百亿做底,融资几十亿,根本就玩不转,你只看到直播间土豪几十万上百万的打赏却没有看

大智慧烧14亿给李大霄罗杰斯做直播,结果亏17亿要退市了,这是谁的锅?

现在直播这个行业,没有个十亿百亿做底,融资几十亿,根本就玩不转,你只看到直播间土豪几十万上百万的打赏却没有看到里面的风险,因为机会和风险从来都是包含在一起的。

大智慧原本想做的金融券商,谁都知道金融赚钱,大智慧也知道,本来想做互联网证券,结果发现证券牌照太难拿了!

  2015年1月大智慧抛出重组计划,将斥资85亿元收购湘财证券100%,市场关注度很高,也推动其股价上涨。但在关键时刻,因信息披露涉嫌违反证券法律规定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导致大智慧最终没有拿到监管层的批文,反而在2015年11月等来了《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2016年3月,大智慧宣布,鉴于重组相关的股东大会决议因逾期已经失效,且重组面临的障碍基本无法消除,决定撤回申请文件并终止相关事宜。

  重组券商不成,大智慧进军了这几年火到爆的“直播”领域,并打出财经直播的旗号,启动了“视吧”直播业务,也是做得风生水起。据公告,“视吧”靠着大智慧的资源优势,曾在2016年9月成为直播行业排名第三。

但是2016 年度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为-176,002.49万元,经营利润出现巨额亏损,亏损原因主要是 2016 年度新增的视吧直播平台业务,收入未达到预期且 2016 年在广告宣传、市场推广、从业人员配置、系统开发维护、平台网络运行成本和主播劳务报酬等进行了巨量投入。

直播这个行业能不能赚钱?答案肯定是能的,财经直播更是一个重头戏。因为看财经直播的人,都是一群互联网领域最有消费能力和消费欲望的一群人,毕竟玩股票懂投资的人都是一群有钱才能做的。

大智慧错在什么地方?就是太想依靠名人的力量,而不注重培养自己人。

要知道那些财经明星本身身价不菲,纵然他们有着很高的市场呼声和市场号召力,但是他们的身价也是溢价好多倍的,这个时候就很难说他们是不是还值这个价钱了。

所以还是要培养自己人,或者去大量去找小的财经明星,当年我也在大智慧直播过,我发现他们的软件用户体验也不好,并且流量分发也有很大问题。

直播领域本来就是养蛊模式,做过直播都知道,一万个主播当中能够杀出一个百万级主播都是运气好,你看到的那些年入千万,年入过亿的主播都是从几十万上百万的主播血海当中杀出来的一条血路,根本不是你想象那样简单的,现在明白没有?

总结起来,大智慧输在了三个方面:

1、玩命砸钱给知名人士,导致投资失利。

2、软件用户体验太差。

3、运营团队垃圾,根本不懂直播行业。

但是大智慧收获了什么?

就是财经直播的名气,也许这个也是它翻身的资本。

日本制造怎么了?

技术积累,我们还需要向日本学习,别看我们的电子产品销售如何,或者收购日企怎么怎么样了,但是人家的核心技术绝对不会给你,只是品牌使用权,关键核心部件还是去购买日企的芯片。天天吹牛逼,去卖场看看,对比一下,成像技术上我们的产品还差很远。这几年我们的产品销售是比日企高,但利润呢?牛逼可以吹,但不要过头。没有核心技术,在能吹也是瞎扯。看看我们的电视台,使用的设备哪件是我们的产品?有长虹,海信,TCL吗?还不是索尼,松下,佳能,尼康等国外品牌。技不如人就要追赶,再沉迷于吹牛逼,早晚有一天会叫人家反收购。

中国财经界拥有亿元资产的有多少人?

在全国身家上亿的人是有不少,根据2016年的一份数据显示,净资产过亿的高净值人群大概12万,目前这个数据就更多一些,就算是有14万人吧,那中国还有14亿人口呢,按照比例来算,身家过亿的人只占万分之一。

现在这个社会很浮躁,媒体也很不负责任,每天都夸大那些成功的案例、成功的人士,感觉资产不过亿就很失败似的。导致这个社会妄想一夜暴富的人越来越多,容易走歪门邪道。

不在那万分之一人生就算失败吗?年薪不到100万就很失败吗?显然不是,脚踏实地赚钱、一步一个脚印比什么都重要。

文在寅首次特赦惠及165万人,会不会刺激朴槿惠?

文在寅首次特赦惠及165万人,会不会刺激朴槿惠?


12月29日,韩国宣布进行文在寅政府成立后的首次特赦。此次特赦对象为6444名,加上对违反道路交通法等人员的赦免,总受惠人数多达165万。不过,这次特赦与以往不同,排除了犯有腐败等经济罪的财经界人士,而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也概莫能外。(12月29日海外网)

文在寅的首次特赦,惠及这么多人,但唯独没有朴槿惠,会不会对朴槿惠造成刺激呢?答案是:不会。

朴槿惠和文在寅是“死敌”。在朴槿惠心里,或许压根儿就没想过要获得文在寅特赦。按照韩国惯例,每届政府平均特赦次数为8次,即使文在寅特赦8次,估计朴槿惠也不会对文在寅抱有希望。

朴槿惠目前是犯罪嫌疑人,还不是罪犯。而特赦是指国家元首或者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对已受罪行宣告的特定犯罪人,免除其全部或者部分刑罚的制度。也就是说,只有罪犯才能享受特赦“待遇”,而朴槿惠还没有资格享受特赦“待遇”。所以,现在不是文在寅是否特赦朴槿惠的问题,而是朴槿惠仅是嫌犯而不是罪犯的问题。

即使朴槿惠成为罪犯,符合特设的条件,但按照文在寅在大选期间的承诺——为了推进社会改革,政府绝不免除对犯有贿赂、贪污、渎职等腐败罪行的囚犯的刑罚;而朴槿惠如果被判刑,最大可能就是因为犯有贿赂、贪污、渎职等腐败罪行。所以,朴槿惠心里非常清楚,“特赦”二字在文在寅当总统期间,朴槿惠想都不会想。

因为“亲信干政门”问题,因为引进美国“萨德”问题,因为与日本政府签订慰安妇协议问题,尤其是慰安妇协议还存在幕后问题等,朴槿惠基本不可能得到韩国民众的谅解。而朴槿惠要获得特赦,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韩国民众有意愿、有要求;二是文在寅签发特赦令。两个条件缺一不可。换言之,即使文在寅愿意特赦朴槿惠,但也必须过民意这一关,而朴槿惠在很长时间内是过不了民意这一关的。

有言是,无欲则刚。朴槿惠知道自己对文在寅无欲无求,而且也绝不奢求。所以,无论文在寅的首次特赦还是多次特赦,对朴槿惠都没有什么影响,不会对朴槿惠造成什么刺激。朴槿惠经历过大风大浪,经受过无数次绝望的锻炼,文在寅特赦与否又算得了什么? (毛开云 聂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